上海倒樓處理:善始如何善終?
 瀏覽1323次



   

在最初的新聞熱潮之后,上海倒塌大樓的業主們日漸感到"弱勢":開發商急于交樓,拒絕原地重建;政府提出"合法解決",基本否定了"懲罰性賠償"的可能。而對于業主,"團結起來打一場持久戰",成了他們實現"要回自己的房子"這一單純愿望的惟一砝碼。

8月5日,上海倒塌大樓"蓮花河畔"業主老顧最擔心的事終于發生了---上海市搶險指揮部在沒有任何公告的情況下,下令建工集團進入倒樓現場進行清理。二十多名倒樓業主趕緊換上了統一的T恤,站上了附近一幢樓的頂樓,高喊"還我家園"。老顧說,一旦樓拆了,房子就更沒影了,這躺著的大樓是我們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此前的7月28日,當上海市政府新聞發言人陳啟偉一再強調上海倒塌大樓事件的本質只是民事糾紛(即合同糾紛)時,老顧懵了,當晚他召集業主們開會,說出了自己的擔心:房子的事情麻煩了。

業主們一直認定,只有政府才能幫助他們要回房子。而市政府的定性---這是一起社會影響惡劣、性質非常嚴重的重大責任事故---曾一度讓老顧對善后賠償問題充滿樂觀。

盡管開發商一再強硬地表示要"依法"解決,老顧們依然認為"要回自己的房子"這一樸素的訴求能夠打動政府。

不久前,遼寧一家旅行社打造了"史上最雷人的旅游線路","沈陽出發-華東五市+烏鎮,贈送上海倒樓雙飛六日游",旅行社的廣告語是:參觀上海倒塌樓房,看世間人情冷暖,看史上最強豆腐渣工程,看官商勾結利欲熏心,看房奴人生百態。讓人哭笑不得的是,該旅行社負責人稱"游客目前的反響還不錯"。

外界充滿娛樂精神的"圍觀"絲毫不能為老顧們的維權之路帶來輕松。倒樓距今已40天,老顧的樂觀逐漸變成了郁悶:他要回房子的愿望,正越來越遙不可及。

"不要置換,只要重建"

開發商和業主的談判,卡在了"是否原地重建"上。早在7月11日,開發商就已明確表示不會原地重建,而更讓業主們灰心的是,這一意愿已經得到了政府的支持,7月28日,市政府新聞發布會上,6·27事故調查組組長謝黎明就表示,"正在對傾倒樓房進行規劃調整的程序規范"。

根據開發商公布的賠償方案,老顧進行了充分的研究:如果房子的現價由評估公司來決定,"評估價肯定是要低于實際房價(成交價)",即便是開發商補了差價,照樣買不回房子;如果是選擇置換,倒掉的7號樓是整個小區內戶型條件最好的,而尚未出售的樓盤都屬于別人挑剩下的,置換本身就不合理。

從我國現行的法律框架內,開發商的這一賠償方案卻"無懈可擊",完全合法。"無論這個樓是倒了,還是被炸了,只要不能履行合同,就按照合同違約來賠償。"這是政府的律師代表和開發商律師代表的一致觀點。

這一賠償方案還得到了法律專家們的支持,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楊立新認為,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并不適格,"我們(法律界)私下也有過討論,都對這個方案表示了認可。"

這一點讓業主們情感上難以接受。老顧說:"如果連把大樓建倒了這樣的重大過失,都不能給予懲罰性賠償,那么還有什么可以有懲罰性賠償?"這恰恰是北京著名維權律師秦兵的觀點。

老顧得出的結論是:按照違約合同賠償,怎么都換不回同等規格的房子。"所以我們要求開發商繼續履行合同,原地重建。"

這一訴求,在法律上并非沒有依據,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院長、著名民法專家王利明指出:除非開發商有必須不重建的理由,否則業主可以要求開發商履行原地重建的責任。

開發商的理由看起來很打動人:將在7號樓原地增建公共設施或公共綠地,提升小區的品質。開發商和倒塌樓業主的關系之所以被形容為劍拔弩張,主要就是在原地重建這個問題上的根本分歧。"如果不能重建,必須給我們一個充分的理由。"老顧說。

老顧認為開發商有自己的利益算盤:重建將延誤整個小區的交房時間,這又將是一筆高昂的違約金;而且如果業主選擇了置換,還可以幫助開發商處理了未售出樓盤。置換對開發商而言將是一舉多得的好主意。

業主們也站在政府的角度給出了分析:整個小區如果不能按時交房,未倒塌樓盤的業主們又會成為"問題"。

"斗爭經驗"

對于談判的艱巨性,業主們做了充分的估計。7號樓302室的女業主施媽曾經做過動遷工作,她向業主們著重介紹了動遷中的"斗爭經驗":首先派居委會大媽上門做工作,拉拉家常,態度很好;接著就采取緊跟措施,從早到晚一步不離;再往下就是通過單位領導施壓;再接著家里電話就打不通了;最后一招就是強制解決。

施媽稱,自己正處于第一步,上門做工作,盡管沒有業主同意選擇評估機構,但開發商還是親自登門拜訪了幾戶,"給人感覺他們一直在做工作";而未倒塌的三號樓的年輕業主因為在國企工作,已經被領導找去談過話,年輕人反問領導:如果是你的房子,你會去散步嗎?領導只得建議:別過激。

業主們溝通不暢的狀況也出現了。7月16日,蓮花河畔業主們自建的QQ群已經無法登錄,包括倒塌樓業主的和未倒塌樓業主的,都在同一天內無法使用,騰訊方面給出的答復是"技術故障",業主們另辟蹊徑,設立了新群,并實行嚴格的入群審查。QQ群是平日里忙于工作的業主們最為便利的溝通工具,所有的討論都會先在以樓為單位的小群里先討論,再由兩名代表拿到"骨干群"里匯總,每天處理群內的信息現在成為了在電腦公司工作的小林的主要日常工作。

老顧認為自己對于輿論把握的判斷出現了失誤。在開發商11日單方面拋出方案之前,老顧和業主們都在忙于閉門造車,形勢的發展超出了老顧的預料,老顧開始意識到此時媒體已經很難傳遞他們的聲音,"大部分的媒體都在宣傳開發商的方案,但是我們沒有這個輿論陣地。"老顧現在號召業主們能盡量多上網,"把我們的訴求在網上公開。"

最近幾天,老顧注意到了輿論的新動向,有媒體報道,倒塌樓業主中已經有12戶向政府表達了接受賠償方案的意向,而且12戶中的大部分都是參與散步的業主。老顧認為這個問題非常嚴重,27日晚上,老顧逐一給30戶業主打電話確認此事,隨后連夜在網上發表聲明:我們30 戶業主并沒有選擇任何方案,我們還是堅決地要求,建立平等協商的對話平臺,原地重建,確實不能重建,給出理由。聲明中30戶業主都簽了字。老顧的判斷是: 開發商在利用輿論分化我們業主內部。

"合法"還是"托詞"?

閔行區政府的律師代表將業主們的團結理解為"抱團,給政府施加壓力,以爭取談判中的最大獲益",老顧對此并不避諱:除了散步,我們別無選擇。

老顧堅持認為去市府散步的理由很充分:閔行區政府失信。原本在7月11日召開的溝通會,最終只有三戶業主(政府的說法是六戶,倒塌樓業主一共有42戶)參加,這迄今為止,惟一的一次三方溝通會,事后各方均評價為"很遺憾"。

在11日的溝通會之前,政府臨時提出一戶只能有一人參會。業主們指責這是"各個擊破,動遷的老手法",會前派發的賠償方案更是與業主們閉門造車出來的方案大相徑庭,情緒激動的業主們集體拒絕參會。在7月26日《大公報》圍繞11日的溝通會刊登了題為"滬塌樓風波當以'法'平息"的報道,報道選用了一張溝通會現場的照片,這張由閔行區政府提供的照片上,開發商、業主、政府代表濟濟一堂。細心的老顧立刻發現了其中的秘密,"這張照片是7月4日的溝通會,而并非11日的,11日根本沒有這么多業主代表,這分明就是要營造一個和諧的溝通會場面。"老顧斷定,這樣的報道,背后用心良苦。

因為要直播,溝通會不得不開。坐在三戶業主對面的是一字排開的十來位代表,分別來自于閔行區房管局、信訪辦等職能部門代表,政府代表律師和開發商代表律師。"即便只有三戶業主,也吵得不可開交。"最終溝通會不歡而散。"盡管政府做了大量工作,談判仍陷入了僵局。"閔行區政府有關人員在接受采訪時不無尷尬。

11日公布的這份被業主們嗤之以鼻的"倒塌的7號樓賠付方案",盡管是由開發商提出,但其中卻包含著閔行區政府的"心血","業主們體會不到政府的苦心",閔行區政府律師代表張鵬峰對此很是"遺憾"。

事實上,從閔行區政府公布解決此次賠償方案的原則是"合法、合情、合理"時,老顧們就已經注意到了這個細微的變化,"之前的說法一直是合情合理合法","解決這種重大事故,情理從來都是放在首位的"。

據介紹,做出這一調整的是閔行區委書記孫潮,他是一位被稱為"有著法學博士頭銜的知識型官員",此次將"合法"提到了處理重大突發責任事故的首位,在閔行區也是首次嘗試。

"以往政府在碰到重大突發事故時,習慣將情理排在首位,但政府的大包大攬,并不符合法治社會的要求。"張鵬峰對此的解釋是:合情合理要以合法為基礎。

而業主們對政府反感的理由更為樸素:經過政府首肯的方案,卻最終不能讓我們換回一套房子,這無論如何都在情理上難以講通。在老顧看來,政府所提出來的以 "合法"為基礎,更多就是個幌子,"因為按照違約合同來賠償,對開發商最有利","加之之前官商勾結的傳言,我們有理由懷疑閔行區在偏袒開發商"。7月 25日下午,當老顧和業主們集體到開發商律師接待處時,之前宣稱大開溝通之門的開發商方面竟然沒有負責人出面接待。包括閔行區司法局局長在內的多位政府領導都曾建議開發商能夠就賠償方案對媒體做出解釋說明,但開發商律師依然態度強硬,拒絕解釋。閔行區一位政府人員分析,"開發商也和政府動起了腦筋,他們要把皮球踢給政府。"

當天下午,業主們唯一的"收獲",是在接待處打了一下午的撲克。

"團結是惟一的砝碼"

如果不是上海市信訪局局長親自和業主們座談,按照計劃,8月1日的這個周六,老顧們仍然會到市政府門前散步。在倒樓事件的新聞熱潮過去之后,"散步"成了日漸弱勢的業主們心目中惟一有助于解決賠償問題的方法。

按照之前的部署,這將是他們連續第三個周六到市府門前散步,這一次,老顧們有了更精心的準備:60件T恤,前面印著倒塌大樓的圖片,后面是"重建家園"。業主們一致認為兩千多塊的制作費"花得值","這樣顯得更有聲勢"。

老顧覺得,前兩次的"散步"效果并不很理想。18日第一次散步,老顧們背上貼了寫著"還我家園"的紙,被市信訪辦的工作人員批評為"不合適"。25日, 老顧將貼紙換成了胸牌掛在脖子上,上面印著倒塌大樓的圖片和每一戶的門牌號,老顧說:"倒樓的圖片比文字好,但還是顯不出氣勢。"

T 恤還沒派上用場,市政府的001號信訪員就已經主動要求溝通了,政府官員解釋說:與其讓業主們去市府門前散步,還不如政府主動和業主溝通。8月1日的座談會,盡管在賠償方案的內容上沒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但老顧已"基本滿意"了。老顧說:這是三十多天來,惟一的好消息。"第一次讓市級政府面對面地了解我們業主的訴求"。

老顧將這次市信訪局領導的主動接見歸功于前兩次的散步,他總結這兩次散步的最大作用就是向政府傳達了"我們很團結"的信息。

為了應對強大的對手,被推選為業主代表的老顧在第一次開會時就強調"團結",倒塌的7號樓業主能聯系到一起的總計30戶,和未倒塌樓的400戶業主相比,顯得"勢單力薄","團結是我們惟一的砝碼",這也是他在所有給政府提交的訴求報告中提出的第一條:所有談判都必須首先經過集體協商。"這樣做就是擔心私下解決、搭便車。"7號樓的30戶業主每人交了150元的活動經費。

在這個團隊中,核心成員有6人,都有明確的分工:老顧是總策劃;有國外留學經歷的老虞主要負責談判,"主說";丁阿姨負責談判時的情緒控制,該強硬的時候要強硬,該鬧就鬧;老王負責現場拍攝;老張和施媽負責文字工作。這些骨干們堅持每個星期至少要"喝一次咖啡",而且費用自理,"不從經費里出,為了團結,一定不能讓其他業主有任何微詞"。

每次業主們開會,為了加強業主們情感上的凝聚力,施媽總要念一段一個業主自己寫的"與家有約","兩代安分守己的職員,所有的積蓄都貢獻給我的新家,每個月的貸款幾乎花完了我全部的工資,我想家是我最甜蜜的負擔,公司的班車每天經過蓮花路上的橋,我都會情不自禁向我的新屋子看一眼"。"念得大家心都很酸,特別團結。"施媽說。

 

 

 

 

 

 

來源:南方周末     (作者:黃艷 孟登科)

 

 

 



 

關閉窗口

寧波北侖房地產建設開發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銷售熱線0574-86882051  86883456   傳真0574-86882912

亚洲无码第页